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与“恶势力”的区别是什么?什么是黑恶势力

  邢乐锋律师, 邢乐锋律师,上海知名大所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刑事辩护资深律师,专注于全国重大刑事犯罪、经济犯罪、金融网络犯罪的刑事辩护。为最需要法律帮助的人,提供值得信任的法律服务! 邢律师在刑事辩护方面颇有建树,办理了大量的故意杀人、抢劫、强奸等刑事犯罪案件,及贪污受贿、职务侵占等经济犯罪案件,还办理了大量非法集资、非法放贷、套路贷等金融犯罪网络案件。主要案例: 1、办理的刁某故意杀人案。经会见、阅卷,认......更多介绍

  邢乐锋律师普陀诈骗罪律师,现执业于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秉承诚信、谨慎、勤勉、高效的执业理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邢乐锋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来,恪尽职守,为当事人提供快捷、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为法制建设尽了绵薄之力;在办案中不畏权贵、据理力争、维权护法,受到当事人和法院的高度认可和评价。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与黑社会组织犯罪所具有的上述两个控制的本质特征,使得它们与恶势力相区分。

  相比较而言,恶势力是一个跨度很大,涵义很广的政治概念而非法律概念。恶势力通常是一般的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团伙,其行为不一定都构成犯罪。在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对恶势力的成员不能依照刑法的规定追究其刑事,因而不能在刑法上做出评价。在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恶势力的成员可能是一般的共同犯罪,也可能是犯罪集团。如果不符合刑法第26条规定的犯罪集团的特征,恶势力只属于一般的共同犯罪;如果符合刑法第26条规定的犯罪集团的特征,恶势力则属于犯罪集团。因此,笔者认为,恶势力的概念包括了一般的违法团伙、一般的共同犯罪及一般的犯罪集团,但不能包括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及黑社会组织犯罪。 也就是说,即使是构成了犯罪集团的恶势力,都不具有两个控制的本质特征。因而,是否具有两个控制的本质特征,是我们区分恶势力与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黑社会组织犯罪的重要标志。

  在我国刑法学界与犯罪学界,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还具有政治渗透性的特征。所谓政治渗透性,按照刑法界的一种解释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经常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向国家机关渗透,收买、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或者直接向国家机关安插成员, 即从国家机关内部寻找工作人员作靠山,建立保护伞。

  对于这个问题,最高司法机关与最高立法机关曾先后制定出台了两个不同内容的司法解释与立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12月4日制定发布了《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该解释第1条规定了政治渗透性是认定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条件之一,即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在这个司法解释中,最高人民法院将政治渗透性规定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一个构成条件。在司法实践中,如果不能证明有国家工作人员介入在背后为某个犯罪组织提供非法保护,便不能认定该犯罪组织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但是,对于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司法解释,有学者及实务机关存在着不同意见。如有司法官员提出:由于寻求保护伞本身也是一个过程,如果有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正在形成之中,我们决不能仅以其保护伞尚未形成为由来否定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2002年4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在该立法解释中规定了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第4个特征是这样的: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将政治渗透性由司法解释中的必备要件变更为选择要件。从而放宽了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构成条件。

  笔者赞成最高立法机关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所作的立法解释。因为,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政治渗透性只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个发展策略或者趋势,但还没有成为所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一个必备特征。因此,不宜将之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一个法律构成条件。

  从国际有组织犯罪的实际情况看,那些规模巨大、结构完善的跨国有组织犯罪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他们能够通过各种手段渗透到政府及执法机关中,从而使政府及执法机关打击他们的斗争归于低效甚至无效:在中外黑社会发展史上,凡是能够长期生存和发展下去的,无一不是与当时的政治权力相结合的。 但是,与之相比较,我国当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无论在人数规模上,还是在组织结构上都尚未发展到国外黑社会组织那样的完善程度。虽然在司法实践中也有不少案例显示,确实存在着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中寻找靠山,建立保护伞的情况,但并非一概如此。从已经查处的一些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看,我国当前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正处在从团伙犯罪向黑社会组织犯罪的发展过程中,新2彩票论坛各地的有组织犯罪发展的阶段不同,因而有组织程度也有很大差异。其中,有一些发展到较高级阶段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出于自身安全及组织扩展的需要,已经实际采取了寻找靠山、建立保护伞的行动,并成功地渗透入了政治领域或者从政治领域中找到代理人;也有一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虽然已经意识到寻找、建立保护伞的重要作用,但尚未着手或者正在向政治领域进行渗透的活动;当然,还有不少尚在较低级阶段发展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还没有认识到寻找、建立保护伞的重要作用,因而也没有准备做这方面的工作。因此,笔者认为,将政治渗透性作为黑社会组织犯罪的一项应有的本质特征,是不存在疑问的。但是,在我国目前尚不存在发展到高级阶段的黑社会组织犯罪的情况下,如果将政治渗透性作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一项本质特征,不仅不符合社会现实状况,也不利司法认定,从而可能会影响到准确及严厉地打击这类严重的犯罪活动。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与黑社会组织犯罪所具有的上述两个控制的本质特征,使得它们与恶势力相区分。 1.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与恶势力的区别 相比较而言,恶势力是一个跨度很大,涵义很广的政治概念而非法律概念。恶势力通常是一般的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团伙,其行为不一

  什么是黑恶势力?什么是黑恶势力 黑恶势力,就是黑社会与恶势力的合称。“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使用了“黑恶势力”这一概念。香港1861jpg电信看图区,同犯罪团伙概念一样,“恶势力”也不是一个法律概念,不是一个规范概念,而是最近几年来刑事政策文件中开始使用的一个政策性概念。 恶势力,是恶势力团伙

  黑恶势力,就是黑社会与恶势力的合称。“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使用了“黑恶势力”这一概念。同犯罪团伙概念一样,“恶势力”也不是一个法律概念,不是一个规范概念,而是最近几年来刑事政策文件中开始使用的一个政策性概念。

  恶势力,是恶势力团伙,或者称“流氓恶势力”。恶势力团伙,是以往“犯罪团伙”概念的进一步发展,同犯罪团伙概念一样,它不是一个法律规范概念,而是一个描述性的概念,属于刑事政策领域的概念。以往警方在打击黑社会及其犯罪中强调对于犯罪团伙及其犯罪活动的打击,现在强调的是对于恶势力团伙的打击,这表明严厉打击黑社会组织及其违法犯罪活动的刑事政策措施正逐步地精细化。“黑恶势力”在以下两种意义上使用。

  以前我们谈到,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是从犯罪团伙发展而来,犯罪团伙成为黑社会组织产生的基础。实践中,一些犯罪分子经常聚集在一起实施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形成犯罪团伙,随着犯罪团伙的组织化程度逐渐提高,社会危害和危险性不断增强。虽然这类犯罪团伙尚不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但是具有发展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趋势与潜力,一些政策性文件称之为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但是,使用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概念,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造成其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之间区别上的困难,因此目前实践中越来越多地使用“恶势力团伙”概念,这一概念能更好地反映这类犯罪团伙的基本特征及其危害性和危险性。这类恶势力团伙与黑社会组织合在一起,可以称为“黑恶势力”。这是第一种意义上的“黑恶势力”。

  实践中,还存在一类犯罪团伙,这种犯罪团伙没有明显地表现出向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的趋势和潜力,但是这类犯罪团伙成为黑社会组织的外围组织,围绕在黑社会组织周围,接受黑社会组织的雇佣、安排或者与黑社会组织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独立地或者与黑社会组织一起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这类犯罪团伙可以称之为“流氓恶势力”,与黑社会组织结合在一起,在一个地区或者一个行业形成势力,即“黑恶势力”,其势力表现为,垄断某一行业,尤其常见的是垄断客货运输、商品批发、物流托运、承包建筑工程以及插足煤矿、林业等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是在农贸市场以及其他各类市场中欺行霸市,强行向业主索取“保护费”;或者是插手解决各种纠纷,尤其是经济纠纷,以非法拘禁、殴打、恐吓等手段,代人索要债务,从中牟取利益;或者是采取贿选、威胁、暴力等手段,介入甚至于操纵基层组织选举,争夺、把持基层政权,插手社会治安事件;或者是制造事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总之,这些流氓恶势力团伙尤其是其头目,背靠黑社会组织,充当黑社会组织的打手、马前卒,成为村霸、乡霸、路霸、市霸,群众敢怒不敢言,与黑社会组织一道成为控制、影响经济、社会乃至于政治生活的黑恶势力。这是第二种意义上的“黑恶势力”。